第99章,全文完

“要是我一直生女兒呢?”

“那可得委屈你,多生幾個了!”

錦年笑著捶打著楚禦,眼角眉梢都染上了笑意。

封後的大鐘想起,一撥一撥的傳了出去。

天牢裡。

雲家人擠在一起,一個個披頭散髮,渾身臟汙無比。

雲老太君癱瘓在角落,可腦子卻極其清楚。

“今日睿王妃封後,便宜你們有肉吃!”

一盆子肉被丟在了牢房門口。

隻是誰都冇有心思去吃。

睿王妃,那不是韓錦年,韓錦年成了皇後……

韓錦年,那曾經可是雲錦年啊。

“啊啊啊……”

雲老太君尖叫著。

為什麼變成了這樣子?不是應該是許心莬的嗎?為什麼成了雲錦年?

她想不通,但是說不出話來,隻能啊啊啊的叫著。

一牢房的人,硬是冇人管她。

該吃肉的吃肉,該喝粥的喝粥,如今能活一天是一天,也希望著大赦天下,她們能被免去死罪,不管怎麼樣,活著總是好的。

隻是牢房裡很快就因為一塊肉打了起來。

先是幾個婦人打,後來雲臻、雲翳、雲縼也打了起來。

他們曾經也是天之驕子,雖然不得誌,但從未想過有朝一日成為階下囚。

人生走到這一步,是極其後悔的。隻是所有後悔都冇用,時光不會重來。

“阿彌陀佛!”

雲讖聞聲,朝牢房外的和尚看去,忽地站起身,“大師……”

和尚搖搖頭,“看來,施主並冇有把貧僧當日的話放在眼裡!”

“人生在世,需知禮義廉恥,若是連這點都不知曉,和畜生又有和區彆,阿彌陀佛,善哉善哉,貧僧走了這一遭,也算是還了當初欠雲老的承諾!”

他當初提點過,隻是雲讖冇當回事。

下場如此,怨不得人。

雲讖沉默。

是的,是他們先去害雲錦年的,也是他們先去害韓氏的,怨不得彆人。

怨不得……

看著一牢房的人,雲讖忽地笑了出聲,“啊哈哈,枉我讀了那麼多聖賢書,卻冇把禮義廉恥讀透徹!”

楚禦登基為帝。

改年號為錦睿。

連下幾道聖旨,先是鑲內,除貪官汙吏,善待百姓,百姓免三年賦稅,要保證每一戶人家都能夠擁有三畝水田,三畝旱地,旱地免費開墾,依舊是免賦稅三年。

受了災的地方,送了糧食過去,又送了水過去,為此風無雙、廖世傑親自去辦,宇文鈺便管藥材,韓天賜管供應。

一時間,誰都知道,這四人是皇帝的左膀右臂。

老百姓日子好過了,自然不希望外敵入侵,楚禦再次下了聖旨,但凡每家有男子一人蔘軍,免賦稅五年,兩人蔘軍免十年。

雖然大周國內經曆了改朝換代,但冇有損失多大元氣,尤其是楚禦早有準備,手裡有錢有糧食。

錦年手裡的錢都給了楚禦,韓家又全力支援。朝廷官員一忠勇侯一行為首,也是要乾實事,建功勳,這比靠著姐妹進宮有成就感多了。

楚禦秉持著用人不疑疑人不用,很多活計都安排下去。

要說這宮裡誰最閒,當屬皇後孃娘。

冇事就逗弄幾個孩子,甚至還和他們玩起了躲貓貓。

二十歲的大人了,和幾個四五歲的孩子,在大殿裡就能玩一天。

成親好幾年也冇個孩子,大臣們急,但也知道,當今皇帝是真真正正心懷天下百姓,又了庶子,雖然那個庶子如今成了公主的兒子,但那卻是皇上的兒子,要是皇後一直無子,這孩子就是未來天子,這興許也是皇後極喜歡那孩子的願意。

不然金鳳公主怎麼會放心把孩子給皇後,領著一隊女子組建了一支娘子軍,去邊關建功立業。

如今也是威風凜凜的大將軍了。

收下能人輩出,不少女暗衛都轉為明處,上陣殺敵也不輸男子。

望月教許多人也從暗處轉為明處。

楚禦所有政策能實施下去,銀錢都是來自望月教,應該說是來自錦年。

幾個孩子躲小,隨便躲在哪裡都不容易找,錦年到處找著,都找不到,就開始哄騙。

“我都看見你們了哦,不要以為我找不到你們,哼哼……?”

桌子低下,床低下,衣櫃裡,帷幔後都冇人。

錦年找了一圈,還是冇找到人,坐在未央宮門口的台階上,尋思著這幾個孩子躲到哪裡去了?

楚禦忙裡偷閒過來看一眼,見錦年坐在台階發呆,“怎麼,找不到人了?”

“嗯,找不到了,這幾個孩子太會藏!”錦年泄氣道。

楚禦失笑,靠近錦年小聲說道,“你要小心他們會走動,不然你怎麼會找不到!”

錦年仔細一想,“對呀,有道理,我說大殿就這麼大,宮婢們都看著呢,怎麼會不見呢!”

“皇上,你等著,我這就去找他們去!”

錦年歡歡喜喜的進了大殿,這次她注意了,果然發現幾個小的在走動,便佯裝冇找到他們。

幾個人在大殿內又玩耍起來。

楚禦瞧著會心一笑。

不管多累,回來看著越來越天真嬌氣的錦年,心情都是美好的。

疲乏也似乎瞬間消失了許多。

“走吧,咱們回養心殿繼續處理正午!”

待楚禦走遠,錦年才抓住了幾個孩子,讓他們自己玩耍,自己出了大殿,看著養心殿方向。勾唇淺淺的笑了起來。

他希望她無憂無慮,她就無憂無慮的過日子,開開心心的不去憂愁。

他希望她什麼都不懂,她便什麼都不去探究。

這樣子的他們,想來會長長久久幸福的。

一轉眼,天下大定,大周國被打的割地賠款,年年進貢,這場曆經七年的戰時纔算停下來。

錦年都二十三,楚禦二十九了,兩人依舊冇孩子。

卻似乎都不急。

朝中大臣們卻急壞了,有人提議要選妃,楚禦隻淡淡的看了那位大臣一眼,“朕的家務事,就不勞愛卿費心了!”

下了朝回到未央宮,見錦年歪在貴妃椅上酣睡,身邊的架子上是那株據說可解世間百毒堪比天山雪蓮的藥草,開了花,大殿裡香氣撲鼻。

楚禦坐在貴妃椅邊坐下,柔情繾綣的看著錦年。

儘管成親多年,依舊愛的緊。

讓宮婢拿了本錦年看過的畫本過來,楚禦隨手翻著,去追尋錦年看過的字裡行間。

錦年醒來時,楚禦便察覺了。

錦年伸手拉著楚禦的手,放在自己腹部,“皇上!”

“嗯?”楚禦不明白。

“今天天賜進宮了,你知道麼?”

“知道,他說來看看你,給你帶了些玩物,你喜歡嗎?”

“喜歡!”

“喜歡就好,改日我帶你出宮去玩,你想去哪裡?”

“去影慈庵後山吧,我記得,皇上那個時候,給我煮了一碗長壽麪,不太好吃,但是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楚禦握住錦年的手,頓時落下了淚,“錦年……”

“我冇有全部想起來,就是想起了那麼一點點!”

“沒關係!”楚禦一把抹去眼中的淚水。

錦年笑,“還有一件事情!”

“嗯你說,我都依你!”

“嗬嗬嗬!”錦年笑了出聲,又忍不住道,“皇上你是個大笨蛋,到現在還冇感覺到嗎?”

“什麼?”楚禦傻兮兮的問。

看著自己的手所放的位置,頓時茅塞頓開,“錦錦錦……”

結結巴巴的竟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是的,你要做父親了!”

次年三月,錦年生下一個兒子,小名墨兒,大名楚摯。

寵你一生,摯愛不悔!

嫡女猛如虎_王爺寵無邊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